王亶望

清朝中期政治人物。山西临汾人。江苏巡抚王师之子。初为举人,捐资得知县。历官甘肃宁夏知府、甘肃布政使、浙江巡抚。以实仓储为名开捐例,虚报旱灾,贩粟分银,数额达数百万以上。最终落得被斩首的下场。

王亶望是清朝乾隆年间的举人,后来拿钱买了个知县。几年之后步步升迁,官至浙江布政使,并暂代浙江巡抚一职。王亶望向上爬的秘诀就是用钱开路,行贿送礼,巴结上司。他被调任甘肃后,搞起了“捐监冒赈”的勾当。所谓“捐监”,就是为解决粮食歉收问题,官府允许一些人通过捐粮换取监生资格。王亶望把粮食折成银两,进行“监生”资格拍卖。他向朝廷谎报旱情,编造说把“监粮”用来赈灾了。实际上,他把捐纳的银两全部私分,从总督到州县官员人人有份。从此,甘肃省有一多半大小官员,参与了“捐监冒赈”的-侵吞活动。

当然王亶望分得最多。下面官员为了获得更多的好处,拼命给王亶望送银子、送礼物,盖房子。这一切,乾隆都被蒙在鼓里,还升王亶望为浙江巡抚。直到有人反映地方官员在浙江海塘工程中弄虚作假,中饱私囊,才引起乾隆的怀疑。不久,乾隆又从来自甘肃的奏报中得知当地并无旱灾。乾隆马上派官员去浙江对王亶望进行严审,王亶望只好招认。乾隆抄了王亶望的家,没收财产折合白银300万两。此案终结时,共判死刑57人,发配56人,还有不少人受到牵连。王亶望最终也落到了被斩首的下场。

王亶望传

作者:李世愉等译

——《清史稿》卷三三九

[说明]乾隆后期,由于乾隆皇帝本人挥霍无度,大讲排场,因而也就无法控制住各级官员的贪赃枉法,以致形成了以和珅为中心的贪污网。仅乾隆四十五年(1780)以后揭发出来的贪污大案就有数十起,其中王亶望案就是较著名者。王亶望,山西临汾人,其父王师曾任巡抚,有政绩,而王亶望却与其父相反,贪得无厌。他在甘肃布政使任上虚报灾情,私分救灾款,后蒙混过关。在任浙江巡抚时,遇乾隆帝南巡,为讨好主子,百般勒索,不惜花费巨资,大修特修楼台殿阁,张灯结彩,备极方物。对此,就连乾隆皇帝也觉得实在过分。他任官的十几年,便是搜刮民财的十几年。事情败露后,从他家抄出的金银达一百多万两,同案被处死者达二十二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王亶望贪赃枉法,终于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王亶望,山西临汾人,江苏巡抚王师的儿子。由举人捐资获得知县职务,派往甘肃,掌管山丹、皋兰诸县。吏部选授他为云南武定知府,带领朝见皇上后,皇上命他仍然到甘肃等待补缺,后授为宁夏知府。连续升为浙江布政使,暂时代理巡抚职务。乾隆三十八年,皇上巡幸到天津,王亶望贡献土产,将金子铸成如意,并装饰上珠宝,皇上拒绝,没有接受。三十九年,转任甘肃布政使。甘肃省惯例,让百姓交纳豆麦,给予国子监生的资格,可以应试入官,称为“监粮”。皇上命令停止这种做法,不久,又令肃州、安西二府按旧例收捐。王亶望到任后,向总督勒尔谨申请,以内地粮仓储备不足为理由,上疏请求各州县都可以收捐。不久,又向勒尔谨请求,让百姓改为交银。王亶望当年又虚报旱灾,胡说要用粮救灾,而将民间的捐银变为私有,自总督以下都有份,而王亶望得银最多。改为收银的建议刚刚推行,只有半年,王亶望便上疏报告收捐人数达一万九千名,得到豆麦八十二万石。皇上说:“甘肃百姓贫穷,土地贫瘠,怎么会有二万人捐银获监生资格呢?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余粮?现在半年已得八十二万石,年复一年,时间长久而变质,又将如何食用?即使说每年借给百姓,怎么比得上就留在平民之中,由他们自由流通呢?”并由此而发出“四不可解”的疑问责问勒尔谨。勒尔谨以托辞粉饰而上疏答复,皇上指示说:“你们既然担任总督、布政使等职务,还是以尽力妥善工作为好。”四十二年,王亶望提升为浙江巡抚。四十五年,皇上南巡,王亶望治办迎驾的陈设物品极为奢侈。皇上说:“我是为巡视地方,了解风俗而来,不是考虑游览观赏的。今日却添建房屋,点缀彩灯,如此繁华的装饰,这是我实在不能接受的。”命令今后不许再这样。王亶望不久因母亲去世,上疏请求治丧百日后,留在海塘工程效力。皇上允许了。浙江巡抚李质颖入京朝见皇上,上奏折陈述海塘事,因与王亶望意见不一致,便说到王亶望不让妻、子还乡行丧。皇上降旨责备他忘记孝道,违背礼仪,夺去官职,仍留在海塘工程效力。四十六年,皇上命大学士阿桂赴浙江查勘海塘工程,阿桂上疏揭发杭嘉湖道王隧贪婪无度、原嘉兴知府陈虞盛虚报经费的情况。皇上批示说:“我去年甫巡,进入浙江境内,便看到那里的奢侈靡费,责问王亶望,说是陈虞盛所为。今日王燧等借大工程为名,贪婪虚报,一定是王亶望庇护他们。”命令逮王燧严审。正值河州回民苏四十三作乱,勒尔谨作战屡败,也被逮捕。大学士阿桂外出视察部队,没有立即赶到,皇上命令尚书和珅先到那里。和珅上疏说到入境后就遇到下雨,阿桂报告军队的情况也多次谈到下雨。皇上由此而怀疑甘肃连续几年报旱灾不属实,命阿桂及总督李侍将实情上报到朝廷。阿桂、李侍上疏揭发王亶望等令将监粮改为纳银以及虚报救灾粮食而私吞等各种情况,皇上特别愤怒,派遣侍郎杨魁到浙江会同巡抚陈辉祖召王亶望严审,没收他的家产,得到的金银超过一百万两。皇上巡幸热河,令逮捕王亶望、勒尔谨,及甘肃布政使王廷赞送到巡幸所在之地,让各大臣会审。王亶望全部供认了揭发他的关于把监粮改为纳银,命令兰州知府蒋全迪示意各州县谎报旱灾,强迫所辖道、府认可并申报的事实;此外,在任时还很奢侈,皋兰知县程栋专门应付他,各州县的馈赠、贿赂通常以千万计。定案之后,皇上命令斩王亶望,赐勒尔谨自尽,王廷赞定为绞刑,同时命令立即去兰州斩蒋全迪。随即令阿桂查处各州县官,凡冒领救灾款至二万两以上者全处死,于是被斩者有程栋等二十二人,其余贬官滴戍、撤职者各有不同。皇上说:“这二十二人的死,都是由王亶望引诱而使他们绳之以法的,这与王亶望杀死他们有什么不同呢?”命令撤王亶望儿子王裘等人的官职,发往伊犁;年幼的儿子逮捕起来关在刑部监狱,到十二岁时,依次发配;逃跑者一律斩首。陕甘总督李侍后又查到行贿各官吏,又杀掉闵(宛鸟)元等十一人,处罚董熙等六人。五十九年,皇上将让出皇位,国史馆进呈《王师传》。皇上看到他的治理政绩,便赦免王亶望的儿子,允许还乡,年幼的儿子也免去处罚,不再遣戍,说“不要让王师断子绝孙呀!”(熊海龙 译)

[原文]

王亶望,山西临汾人,江苏巡抚师子。自举人捐纳知县,发甘肃,知山丹、皋兰诸县。选授云南武定知府,引见,命仍往甘肃待缺,除宁夏知府。累迁浙江布政使,暂署巡抚。乾隆三十八年,上幸天津,亶望贡方物,范金为如意,饰以珠,上拒弗纳。三十九年,移甘肃布政使。甘肃旧例,令民输豆麦,予国子监生,得应试入官,谓之“监粮”,上令罢之。既,复令肃州、安西收捐如旧例。亶望至,申总督勒尔谨,以内地仓储未实为辞,为疏请诸州县皆得收捐;既,又请於勒尔谨,令民改输银。岁虚报旱灾,妄言以粟治赈,而私其银,自总督以下皆有分,亶望多取焉。议初行,方半载,亶望疏报收捐一万九千名,得豆麦八十二万。上谓:“甘肃民贫地瘠,安得有二万人捐监?又安得有如许馀粮?今半年已得八十二万,年复一年,经久陈红,又将安用?即云每岁借给民间,何如留於闾阎,听其自为流转?”因发“四不可解”诘勒尔谨,勒尔谨饰辞具覆。上谕曰:“尔等既身任其事,勉力妥为之可也。”四十二年,擢浙江巡抚。四十五年,上南巡,亶望治供张甚侈。上谓:“省方问俗,非为游观计。今乃添建屋宇,点缀镫彩,华缛繁费,朕实所不取。”戒毋更如是。亶望旋居母丧,疏请治丧百日后,留塘工自效,上许之。浙江巡抚李质颖入觐,奏陈海塘事,因及亶望意见不相合,遂言亶望不遣妻拏还里行丧。上降旨责其忘亲越礼,夺官,仍留塘工自效。四十六年,命大学士阿桂如浙江勘工。阿桂疏发杭嘉湖道王燧贪纵、故嘉兴知府陈虞盛浮冒状,上谕曰:“朕上年南巡,入浙江境,即见其侈靡,诘亶望,言虞盛所为。今燧等借大差为名,贪纵浮冒,必亶望为之庇护。”命逮燧严鞫。会河州回苏四十三为乱,勒尔谨师屡败,亦被逮。大学士阿桂出视师,未即至,命尚书和珅先焉,和珅疏言入境即遇雨,阿桂报师行亦屡言雨。上因疑甘肃频岁报旱不实,谕阿桂及总督李侍令具实以闻。阿桂、侍疏发亶望等令监粮改输银及虚销赈粟自私诸状,上怒甚,遣侍郎杨魁如浙江会巡抚陈辉祖召亶望严鞫,籍其家,得金银逾百万。上幸热河,逮亶望、勒尔谨及甘肃布政使王廷赞赴行在,令诸大臣会鞫。亶望具服发议监粮改输银,令兰州知府蒋全迪示意诸州县伪报旱灾,迫所辖道府具结申转;在官尚奢侈,皋兰知县程栋为支应,诸州县饣鬼赂率以千万计。狱定,上命斩亶望,赐勒尔谨自裁,廷赞论绞,并命即兰州斩全迪;遂令阿桂按治诸州县,冒赈至二万以上皆死,於是坐斩者栋等二十二人,馀谴黜有差。上谓:“此二十二人之死,皆亶望导之使陷於法,与亶望杀之何异?”令夺亶望子裘等官,发伊犁,幼子逮下刑部狱,年至十二,即次第遣发,逃者斩。陕甘总督李侍续发得赇诸吏,又诛闵鹓元等十一人,罪董熙等六人。五十九年,上将归政,国史馆进师传。上览其治绩,乃赦亶望子还,幼者罢勿遣,谓“勿令师绝嗣也”。